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《周处》开路,批片亢奋

时间:03-16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27

《周处》开路,批片亢奋

作者|魏妮卡编辑|李春晖沉寂已久的批片圈,因为《周处除三害》彻底沸腾了。在流出盗版资源的情况下,这部电影不仅卖了将近5个亿票房,还一定程度上拦截了好莱坞大片《沙丘2》。《周处除三害》在内地大卖,港台那边的舆论也炸开了锅。去年,《周处除三害》在港台先后上映,但连成本都没赚回来。延迟大半年登上内地银幕,却赚了十倍回来。只不过,关于到底是谁赚了钱,仍然众说纷纭。一方面,有媒体称星光联盟是一口价买断了《周处除三害》的内地版权,台湾公司分不到一分钱。另一方面,台湾制片人李烈又出面否认,称签订了保底分账协议,但不方便透露具体细则。总而言之,经此一役,批片圈瞬间抖擞精神,宣发动作比往常积极了许多。眼下,奥斯卡刚落幕,获奖影片《你想活出怎样的人生》《坠落的审判》已相继发布新物料,宣布国内定档。过去四年间,国内头部电影公司的产量锐减是有目共睹的。而且国产片的逃档、撤档现象越来越普遍,对大档期的依赖也越来越重。所以好莱坞引进片、批片、文艺片,就成为了冷档期的填档片。只不过,除了日本批片外,其他批片几乎都充当着炮灰角色。现在,一部香港制、台湾产的批片突然大卖,是否意味着批片生意真正好起来了?永远有“尺度”红利我们先明确一下批片的概念。每年,由中影、华夏引进的分账大片名额是35部,大多是给到好莱坞五大电影公司,其他上映的引进片,多为批片。批片又名买断片,通常是由一家国内公司一口价买断版权,此后国内票房不需要再跟国外片方分成。但随着批片生意红火,批片也逐渐流行起了“保底发行”的分账协议,走起了类似好莱坞大片的分账模式。只不过,好莱坞大片的分账是跟咱官方机构分,分账比例公开透明。批片的分账是跟各自的买方公司分,比例只有各家公司自己知道。《周处除三害》票房的最大受益者,其实不难猜。该片在中国台湾、中国香港都不卖座的情况下,根本没有筹码跟内地买家谈分成。内地买家星光联盟应该就是最大受益者。而《周处除三害》之所以能在内地卖座,是因为它精准拿捏了“尺度”的财机。上映前,网上就不断流出关于该片“尺度”的讨论,定调这是一部难能可贵的“大尺度”过审影片。再配合正式上映前替换片源的新闻炒作,《周处除三害》正式打响了“大尺度”的名声。国内的情况咱都清楚,再见多识广的观众,面对正式上映的大尺度镜头都可能惊呼“这也能播?”故而只要拿尺度作文章,不费吹灰之力,就能实现“一传十,十传百”的传播效应。批片史上最赚钱的《生化危机》系列,正是打着尺度的旗号吸引观众,最高一部票房达到了11亿。去年国产片《涉过愤怒的海》同样是营销了尺度的噱头,卖了5.4亿票房,成为曹保平导演史上最卖座的作品。而相对来说,冒险引进一部大尺度影片,当然比冒险拍摄一部大尺度影片的风险要小很多。首先,买批片的费用自然是比拍一部片便宜很多。《周处除三害》的内地版权才卖了20万美金,约140万人民币。拍一部《涉过愤怒的海》,则至少需要1亿左右。其次,批片还有规避风险的可能。一位做批片生意的朋友向硬糖君透露,国内的批片商大多会跟国外的片方谈审查风险条例,如果没过审,可以把片子退回去,不用承担买断后的全款风险。甚至有一些批片商借此投机取巧,先在网上放出引进消息,如果舆论反响不好,便会以审查原因退货。不过,《周处除三害》仅用一点点暴力尺度就撬动了5亿票房,也从侧面印证了内地市场对突破尺度电影的极度渴求。在国产片中逐渐衰落的恐怖片、惊悚片,一直都是引进的类型大户,能够填补国内的类型缺口。只不过能过审的仍然是少数,《梅根》《隐形人》《忌日快乐》等是近些年的引进恐怖片案例。因为审查的存在,永远有尺度的红利,但这也是冒险者的游戏。传闻《周处除三害》就曾被头部公司拒收,认为这种尺度没可能过审,即使修改过审也会失去卖点。但最终,冒险者星光联盟赌赢了。除日片外,谁还有机会?好莱坞大片式微的年代,日本批片的票房却逆流而上,成为撑起外国片票房的中流砥柱。2023年,日片票房占去引进片总票房的近25%。《铃芽之旅》《灌篮高手》包揽了引进片的第二三名,票房超过了一众好莱坞分账大片,仅次于《速度与激情10》。但日片赛道也不是谁都能进来,片源基本已被成熟玩家把控,市场早被瓜分殆尽。自2016年《你的名字。》大卖5.7亿后,日片是一直批片市场的抢手货,影视行业的头部公司光线、博纳、猫眼、华策等都曾入局日本批片。现在的日本批片领域,则是路画一家独大。路画原本是欧洲三大电影节的买片常客,曾一手操盘戛纳电影节获奖影片《何以为家》的引进。近年路画将重心转移到日片领域,去年通过《铃芽之旅》《灌篮高手》两部爆款,连连抬高日片票房天花板。不难看出,路画是舍得砸钱在宣发上的,去年这两部电影的营销动作都很大。路画之所以营销肯下血本,是因为他们也是花了大价钱拿下影片。这些年日本批片的价格水涨船高,不亚于一部好莱坞批片。日片的入局门槛高于其他国别批片,只有舍得砸钱,才有盈利可能。至于近期博回一些舆论关注的奥斯卡影片,曾经也是抢手的批片生意。2019年3月,拿下奥斯卡最佳影片的《绿皮书》通过阿里影业操盘与宣发,趁热打铁卖了4.7亿。但这几年,奥斯卡能提供给咱们的选择也并不多。去年高调宣布拿下《瞬息全宇宙》版权的华谊,始终没有办法让这部影片上映。2020年的获奖影片《寄生虫》是韩国影片,而当时韩国片还未在国内解禁。今年蹭奥斯卡颁奖季热度的引进片《你想活出怎样的人生》《坠落的审判》,其实并不算严格意义上的奥斯卡批片。前者是宫崎骏的新片,不需要奥斯卡的加冕也能撬动国内票房。猫眼、光线每年都能靠重映宫崎骏旧作获利,从《龙猫》《天空之城》《红猪》到今年的《哈尔的移动城堡》。《坠落的审判》更大的宣传噱头是金棕榈获奖影片。时隔6年,戛纳电影节终于有一部能在国内上映的影片了。上一部还是日本电影《小偷家族》,在国内斩获了近亿票房。总的来说,从艺术性奖项里找到叙事手法偏商业、具有一定卖相的影片,是可遇不可求的。既需要批片买家有懂内容的眼光,又需要有一定的运气。政策与舆论,仍存在大风险官方对每年批片的数量并没有明确规定,但从数量上看,现在市场还未恢复到2019年的水平。2023年只有41部批片上映,而2019年则有86部。批片生意受政策和舆论影响是非常直接的。比如长达6年的限韩令,原本以为在2021年就已解除,以韩国批片《哦!文姬》的引进为标志。但随后三年,国内并没有再上映过其他韩国电影。综合各方面因素看,也可能是迫于民间舆论压力。频频试水让韩国艺人上综艺的长视频平台,就曾不断遭到网友的舆论攻击,韩国艺人郑容和、Rain参与的国内综艺录制相继被叫停。去年,我国驻韩大使还曾回应这一现象,称并不存在官方限制,但两方展开文化交流离不开良好的民意氛围,需要逐步恢复。可见,韩国批片在国内恢复,可能还需一个缓慢过程。而日片所遭遇的舆论压力,其实并不亚于韩片。别看日片生意红火,实际上每年砸手里的日片也很多。2018年中日建交40周年的时候,日本批片指标大放开,当年引进15部,隔年引进24部。但其后又开始缩减,去年只有14部。而且日本片主要以动画电影为主,真人电影很难在国内卖座。有趣的是,日本动画电影在国内就像有免死金牌,总能躲过一些舆论风险。天天叫嚣着“小日子”的人们,还是会为《灌篮高手》而落泪。出人意料的是,除了日本片,这两年国内引进最多的竟然是法国片。但法国片的市场能见度却很低,这两年最卖座的纯法国片是《狗神》,以吕克·贝松在中国的如雷贯耳,去年仅收一千多万票房。票房如此低迷,给的引进名额却如此多,自然是因为咱跟法国的关系好,今年还是中法建交60周年。相对来说,中国台湾、中国香港的批片是不受指标影响的,毕竟都是一家人。但港台电影能选择的空间却不大,纯港片基本是英皇、安乐的囊中之物。安乐去年靠着黄子华主演的批片《还是觉得你最好》《毒舌律师》,在内地市场小赚一笔。台湾这边的商业类型片,主攻恐怖、惊悚类型。以“台湾陈思诚”程伟豪导演作品为代表,比如《红衣小女孩》系列、《关于我和鬼变成家人的那件事》。程伟豪曾试图以科幻元素规避恐怖片的审查风险,与内地合拍了一部《缉魂》,仅收1亿票房,效果并不理想。台湾的爱情片倒是引进的常客,偶尔也能出一两个黑马,比如《当男人恋爱时》。但咱们内地市场的爱情片已处于饱和状态,观众对爱情类型也处于倦怠期。内地观众更需要一些新类型的刺激。该说不说,台湾电影都能根据《世说新语》衍生创作出好看的犯罪故事,而且还能过审上映,咱们有什么理由天天怨天尤人?不能全怪创作环境,还得从自己身上找问题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